1. 普洱堂首页
  2. 茶旅
  3. 寻茶

【易武茶之旅】Route 2 弯弓徒步线路,茶山里的绿野仙踪

“高山上还没有松树被砍下来水波可以流向一个异国的世界人类除了自己的海岸不知有其他春光不消逝徐风温馨吹拂抚育那不需要播种自然生长的花朵” 美国作家梭罗在《瓦尔登湖》中写下这样的诗句。去往弯弓丁家寨茶林的这一路几乎可以说是易武茶区中印象最深刻的,如果你有足够的热诚和勇气,这段旅途,自然会馈赠你无尽的美丽和奇遇。

地图

   早上7点30分,从易武镇上出发,到弯弓。车子是昨天晚上才联络到的,开车的师傅姓何。如果不是自驾,在易武镇找张车去各个村寨并不难,朋友托朋友问,甚至在就宿的旅馆问下老板都可以找到有车的茶农带你去想去的山上。易武人很热情,也乐于帮助你,所以几乎行程上的线路问题就不必头疼了,因为不管山路再怎么颠簸难走,但是他们知道往哪儿走。

去往丁家寨的路上

去往丁家寨的路上会先经过落水洞村和麻黑村,然后到大漆树,大漆树改道而行后一个小时便可到老漫撒,老漫撒再行驶一个多小时后就到瑶族丁家寨。主要行驶道路旁可以明显看到通往老漫撒的岔路,如果想去看看就提前和带路人打好招呼。
 

丁家寨茶林 

漫撒老街:人面不知何处去,茶树依旧笑春风

 

 
从易武街顺着古道往北行,经落水洞村、麻黑村和大漆树村便到漫撒茶山。漫撒茶山紧接易武正山,两山的分界线在麻黑寨,漫撒山是易武的老茶区。
 
漫撒山

云南籍作家詹英佩女士在《中国普洱茶古六大茶山》里指出整个易武茶山位于六大茶山的东部,紧靠中老边境,面积约750平方公里,它包括易武正山、漫撒茶山、曼腊茶山在内。而关于“易武”的名字记录直到光绪年间的《普洱府志》才将原本的“漫撒”换为“易武”。可见茶山地名的更换折射出各个茶山的兴衰以及加工贸易中心的转移。

清咸丰年以前,漫撒山村寨密集人口过万,弯弓大寨和漫撒老街曾是易武茶山最兴旺的两个寨子,两寨隔一个山头相距五公里左右。“弯弓过去有四百多户人家,是漫撒山最大的寨子”曼腊张家湾赵国传先生前文章这样记载。
 
茶树

去往弯弓的路上,中途就会经过老漫撒,两地相隔大概一个多小时车程。漫撒老街在漫撒山的山脊上,何哥带着我们往里走,原本意料的残垣断壁都没有见到,只是往里走可看到沿路杂木丛生,里面地势平坦,树木群茂盛生长。老街海拔很高,视野开阔,可以清晰看见远方山林山貌,这里虽然地势高但不缺水。由于三番两次的自然灾害,虽然人们迁走了,但是漫撒的茶园还在。

茶树

漫撒茶山海拔在750~1958米之间,属热带雨林气候,土壤肥沃,土层深厚。漫撒古茶园几经沧桑,大部分荒芜衰败。据普查队实地考查测量,古茶山古茶园面积仅存2500余亩,分布于漫撒、曼腊、曼乃、倮德。由于长期无人管理或是只采不管状况,相当一部分茶园荒芜、树势衰退,有的变为林茶混杂的树林。何哥指着对面的山梁子说“看,那些林子里都是茶树。”
 
漫撒是在清朝乾隆年间进入最辉煌的时期,据史料记载年产达万担以上。当时生产出的茶叶,就集中在漫撒老街进行交易。同治十三年,漫撒老街遭遇毁灭性的第一次大火。光绪十三年,漫撒再次遭遇第二次大火,无情的祝融瞬间毁灭繁荣的小镇,而第三次火灾与疫病,更是将漫撒变为颓圮之荒城。哀伤至极的漫撒人迁离了这块伤痕累累的家园,一百多年的喧嚣转瞬即逝。离漫撒20公里外的易武,立即取代漫撒的地位走上了历史的舞台。这也说明为何清光绪以后的普洱府志上,“易武”取代“漫撒”的原因,成为六大茶山中重要的茶山。

植物
 
再沿着小路往里走,在小路左侧的地势平坦处生长着粗壮繁茂的大树,有的树杆上都结满了果子,像是野生的无花果。没有任何遗迹,就连地基都无处寻找,只能遥想下那时漫撒村民的生活时的场景。漫撒在鼎盛时期,有三百多户居民,  偶尔还有人经过这里,往小路里面走进去。
 
在漫撒老寨来回走走看看,虽然十分感怀,却也始终要踏上新路。
 
 
 

丁家寨:厚着脸皮,都要多喝一泡卢队长的弯弓春茶

 
将近一个多小时的颠簸车程后,终于到达瑶族丁家寨。在村口等着我们的是这里的生产队的负责人卢队长,他身着白体恤和牛仔裤,在烈日当空和飘满黄灰的土路上,边打电话边等我们,看起来很忙的样子。
 
丁家寨分上寨和下寨,以盘姓和李姓居多。卢队长家在下寨,一个很起眼的地方,门口挂着写有”弯弓薄荷糖白茶园”的大牌子。一看“白茶园”三个字,这才反应过来昨晚在小菜馆吃饭的时候那个喝醉的外地男人一直在说的白茶园原来就在此地呀。同行的伙伴眼睛都亮了,眯起眼睛对我微微一笑。
 
晾晒茶叶

卢队长家的院子挺大的,进了院子后看见正在簸箕里晾晒着制作好的茶叶,还有一位老人在拣着黄片。跟着卢队长进门后,他们正在喝今早才晒好的弯弓春茶,已经是尾水了,汤水依然很爽口,估计是赶路赶渴了,觉得茶水甜得不得了。于是,立马厚着脸皮喊卢队长再抓了一撮开泡。
 
香气高扬,滋味饱满带劲,喝得很开心。一边喝茶一边就开始询问卢队长是否能往茶山里走一趟。正值春茶忙碌的季节,询问时心里基本有底,但得知开车无法进去,我心里却暗自窃喜,心想这样才可以慢慢领略沿路风光嘛。坐摩托车或者走路进去,都不是可以供我们选择的,因为这个时候连骑摩托的人手都不够。于是我们开始互相叹气感慨后悔以前怎么不学学骑摩托车呀。
 

跟乡村骑士一起,体验山路的颠簸


路上陪伴你的或许不是同伴的欢声笑语,而是动物的歌声,是植物的丰富香气。
 
这一部分是此行最梦幻的记忆,我不打算写一首悲调的颂歌,尽管开始曾这么想过,因为回想起被扒皮、被砍伐的树木总是阵阵心痛和心寒。从丁家寨出发大概还需一个多小时的摩托或者步行三、四个小时才能到弯弓。

尽管心中有所预料,但也没曾想像过这一路竟如此美。

茶林
 
骑摩托载我进去的是李大哥,李哥是卢队长的表哥。李哥是瑶族人,身板高瘦,说话时总是一脸腼腆的笑容。确定出发后李哥就一直在催我们动身,穿上外套换上厚鞋后便拿着黑色布包往里面装东西,凑近了一看是用红色塑料袋装好的香肠,还有米。他又一脸笑容和我说,”要赶着上去做饭,不然中午没吃的啦。”
 
于是,坐上摩托,左弯右拐朝着山里开去。听说山路难走,两辆摩托车挨近后才能勉强通过,心里又开心又害怕,深山老林里从奔驰的摩托车上飞出去可不是好玩的。从村里出来不久,先是经过一大片芭蕉林,然后便一路在山林里穿梭。
 
茶山风光

有时候满是茂密的植被,空气凉而爽。有时候悬崖窄路,右靠山林左边便是万丈山崖,不过视野开阔,山峦层叠于远方,美不胜收,山路大起大伏之间,内心一边紧张到不行一边有感慨壮阔美景。我一边心里直打哆嗦,一边看到美景又连连惊呼“啊,好美呀,空气好好呀。太美了!” 李大哥却说,“大块大块的橡胶林了,有什么美的。”内心瞬间从天上砸到地下,心里很沉重,不是滋味。
 
深山老林里植被丰富,空气清新,车行半途中,本以为会一路空气畅爽,各种植物散发愉悦香气伴随着路 ,结果飘来的满是李大哥的汗味,看着他脖子上一颗一颗的汗珠子留下,突然间又无心赏景,内心深处涌起几许楚,这一天一来回,采茶不易。
 

弯弓茶林里,有别样的绿野仙踪

 

“高山上还没有松树被砍下来水波可以流向一个异国的世界人类除了自己的海岸不知有其他春光不消逝徐风温馨吹拂抚育那不需要播种自然生长的花朵” 美国作家梭罗在《瓦尔登湖》中写下这样的诗句。

植物
 
走在林冠之下,弯弓雨林里的一切,都以超大尺寸生长。巨大且布满褶皱的树根,纵横交错在岩石之上,细小繁茂的藤蔓植物生长形成了道路的天然门,植物种类繁茂,平时十多厘米的蕨菜这里长得又高又长将近一米多长,落叶从高空飘下,需要旋转滑翔很久才能触碰地面。沿路周遭都是悦耳的鸟鸣声,仿佛置身童话世界。步履轻快,四处张望,抬头低头间也许还能看见羽毛色彩艳丽的小鸟儿飞快闪过,一切都是如此梦幻美好。
  弯弓雨林

弯弓雨林
不久,空气更加凉爽,远处隐约传来悦耳的流淌声,没错,那就是高树茂林间欢畅穿越而过的弯弓河。我们要去的那片茶园就是弯弓河的源头之处,做中午饭的水也是取自那里。河流水花四溅,声音十分悦耳。当即,我背包一扔,朝河流扑去,用双手触碰到流淌的河水那一瞬间,整颗心都是柔软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
 
弯弓雨林

收茶的老刘,及他钟爱的饭菜

 
同行的伙伴分别由卢队长和另外一位大哥骑摩托送我们进去,因为家里伙计还很多,送到半路他们就把同伴放在路上了,只剩李大哥一人一张摩托送三个人进山,而我们决定走路进去,李哥却一直着急的说“快上车,我来回送你们,还要做午饭呢。”于是就这样来来回回折腾,又是摩托又是走路,将近两个小时我们到了目的地。
  进山途中
每年春天的这个时候,老刘都要来丁家寨,亲自看着采收制作自己最爱的弯弓茶,采茶的人力费用都是他自己出的,一个人一天100块。“采茶的人工,又贵质量又差!”老哥边指着身旁的鲜叶边和我们说道。一个简易的木板屋,中间架起隔板,一间摊凉鲜叶,一间给人休息。他已经在这等了两天了,每天白天就上来看着雇佣的瑶族女性采茶,有老妇人,也有十多岁的少女。少女勉强可以用普通话和我们交流,而老妇人几乎不知道我们在说什么,主动和她说两句结果她没有听懂,只是害羞得笑个不停。
 
弯弓古茶园

弯弓古茶园
老刘翻看着她们刚刚采过来的茶叶鲜叶,挑的非常仔细,“小树不要采,大树梗不用采那么长,哎……”休息片刻后,喝了一口茶水就背起布包和她们一起走进茶林去采茶了。弯弓古茶园破坏较为严重,烧毁太多,现已看不到成片的茶林,来这的路上快到弯弓河的地方才能看到成小片的茶园,大小不一。有的还能看到大量补种的小茶树,但是与植物共生的情况特别好,现在所在的这片已经算是较为集中的茶园,这里地势倾斜,加之杂草密布,有的植物还带刺,走起来更是增加了难度。摄影师边摇边摆地走了进来,看见对面山势植被茂密非常美丽,尖叫不已的同时却不慎被杂草滑倒,爬起来说到“原来好喝的茶长在这样的地方。”
  茶园
虽然杂草丛中根本看不到路,老刘却不一会就走得老远了。每年亲自来茶区收茶的茶商很多,如此疯狂的还挺少。不知道是不放心到这个程度还是想自己亲自做一些口粮茶好好回味和享受。
 
茶农

如同耍杂技般在茶园里翻滚了十多分钟便回到木屋,看见一杯粗老的叶子泡的茶水。李大哥说这是在炭火上直接烤过就开水泡的,平日喝到的烤茶都是干茶用土罐罐在火上焙一道才开水冲泡,这样的弄应该是条件限制,喝起来就是甜甜的。
  茶水

山泉水
木屋前的空地两块大木头桩桩劈开当成桌子,一堆炭火,几个还没洗的锅碗瓢盆。这就是变幻出今天“野餐”的地方。同行的人统统到齐之后,李哥终于放心了,拿起烧得漆黑的铁锅就朝着坡坡下面走去,小坡下面是水流源头,竹竿插进去水流就出来了,淘完米上来就开始煮饭了。李大哥把饭煮上就开始用削尖细的竹子串上带来的香肠烤了起来。拿着锅碗瓢盆,循着杂草与茶树丛生的山坡,我如野人般兴奋,边走边滑着去洗刷碗筷了。
 
炭火烤香肠

清水煮小河鱼

李大哥两下子功夫,一顿香喷喷的可口饭菜就做好了。清水煮小河鱼,炭火烤香肠,香喷喷的白米饭,背景是大山是茶园,这是最有滋味的一顿饭,像一泡映像深刻的好茶,一辈子都忘不了。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普洱堂立场,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puertang.cn/archives/79449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