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生态视角看滇茶

我在《人与生物圈》2018 年第一期“茶叶之路武夷山”专辑“生态视角看中国茶叶”一文中,对于云南滇茶写到:“澜沧江畔、高黎贡山、西双版纳热带雨林,土壤主要为赤红壤和山地红壤, 土壤有机质含量一般比其他茶区丰富。

茶树多高大乔木,乔木种茶树叶片大而肥厚,制成的茶叶口感丰富、渗透力顺畅、细腻绵长,香气深沉而厚重。这里是普洱茶和滇红茶的出产地。

”2019 年 5 月,为了能更加深人地解读云南、四川茶叶生态特点,我再次参加了“茶叶之路专题”考察组,深人云南、四川保护地周边的主要茶产区,调研生态环境对茶品质的影响。

从生态视角看滇茶

由于青藏高原阻断了来自北方的冷空气,使滇西南的古代气候成为适合亚热带植物生长的“大温室”,为茶科植物的诞生演化提供了最佳生长环境。

经历代科学家所做的大量实地考察工作,发现了大量茶科植物的祖先 —— 宽叶木兰化石。

这就更加充分证明了云南西南部就是世界茶树起源与进化的中心地带。时至今日,这座神奇的“大温室”里面依然生长着很多原始野生型古茶群落。

其中包括“大乔木类型古茶树”“过渡类型古茶树”“小乔木类型古茶树”和与高大古茶树共生的亚热带山地常绿阔叶植物,以临沧大雪山为代表的高大古茶林成为世界绝无仅有的原生古茶群落样地。

在青藏高原数千公里生态屏障庇护下的最优地段上,就是人赐美名的“七彩云南 “。

滇西南地区更凸显为大地母亲最为眷顾的宠儿位置,她的西部不太远是印度洋的孟加拉湾,东部受太平洋季风影响,西面来风温暖湿润,东面来风湿润温暖。

北部的喜马拉雅山脉不仅隔断了北方冷空气,同时在喜马拉雅山山脉南部形成巨大的负压带,加上怒江峡谷、澜沧江峡谷的“水汽通道”作用,犹如两台巨大的“ 加湿器 ”,把一个“ 舌状温湿带 ”向北拉动了足足 4 – 7 个纬度。

生生把亚热带山地气候改变成了具有热带气候特征,使这地带全年四季如春,风调雨顺、整日雾海茫茫,彩云飘飘,那些越过北回归线的山地常绿阔叶林的样子有点儿像热带雨林的样貌,这才诱发了不少茶科植物向更多方向分化演进,居然还存在乔木茶树的“过渡种”。

从生态视角看滇茶

与松杉树、铁树、棕榈等裸子植物相比较,茶树是雌雄同株,异花授粉的高级被子植物,需要经过相当长的地质历史时期的演变和进化才有了今天这个模样。

科学界公认乔木茶树最早的祖先是由远古大叶木兰科植物进化而来,也有些植物学家认为茶树属于杜鹃目、山茶科、山茶属的常绿阔叶乔木,现生的大树杜鹃也距离云南景谷不太远,叶子形状也非常近似于大叶木兰。

因此最早的茶树起源于第三纪的宽叶木兰树已是今天科学界的共识。

云南普洱市的景谷县是我国第三纪大叶木兰科植物化石发现最集中的地区,这一区域及周边邻近地区被学术界称为“第三纪景谷植物群分布区系”。

在这一地带发现很多茶科植物祖先化石与现生高大乔木原生古茶林交错重合现象,这一现象在其他地区是没有的,恰恰说明祖先与后代的亲、缘、变异、分化的演进结果。

从生态视角看滇茶

在滇西南高山峡谷上进化成为强势物种的高大乔木型古茶群落的大茶树,树高达 30 余米,树冠直径也有 15 米,根深叶茂,花开繁盛、果实累累,成熟的果实掉落之后顺山坡滚落掉人澜沧江、怒江之中,再借着江水漂到下游沿江的南亚各国。

在那里又有了新的生长环境,同时又产生了新的变异,经过漫长的地质年代生存和不断适应,又组成了新的茶科植物群落,这就是今天我们看到的下游原生古茶群落。

最让我们感到高兴的是,位于双江拉祜族佤族布朗族傣族自治县勐库镇大雪山上的“ 云南双江野生古茶树群落”,面积近 2 万亩,海拔高度为 1800 ~ 2980 米。

初步统计约有万余棵树龄近千年的乔木类型野生古茶树,当地民众传说树龄最高达到 2700 年,这其中的科学依据还需要进一步研究。

有专家认为,这个原始古茶群落是目前发现最古老、最有代表性的乔木类型野生古茶群落,可以成为“云南是茶树起源中心地带”“中国是茶树驯化和栽培发祥地”的有力证据,是至今尚存记录乔木茶树演变的活化石 ”。

无论是生态系统还是生物多样性,大雪山野生古茶树群落都极具科研价值。

在这片原生乔木类古茶群落中至今仍保留着完整优良丰富多彩的茶树基因,不仅是中国和世界茶科植物种类绝无仅有的重要种质资源,也是世界茶科植物起源、演进、变异、分化的重要原生群落模式示范地。

云南临沧地区双江县勐库大雪山原生古茶群落是大自然留给人类极其珍贵的“ 活化石 ”级珍贵自然遗产。

为国际古茶研究提供重要的实物样板,对我国在国际茶科植物研究和发展战略地位及其话语权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

仔细看生长在云南南北两个不同生态系统生长的两大乔木类型大茶树,北回归线以南的热带与亚热带过渡地带的乔木茶树,多数为阿萨姆种 ( 中文名字“ 勐库种 ”),北回归线附近或更北分布的乔木类型大茶树更多属于“大理种”,两种高大乔木茶树的外观很容易分辨。

“勐库种”就像小灌木茶树的放大版,主干不明显,而“大理种”茶树主干非常明显,树冠非常茂密,远远看去像个大蘑菇。

例如凤庆小湾那棵“ 茶树王 ”就属于“ 大理种”。很多当地少数民族传统制茶工艺将“勐库种”茶树嫩叶制成晒青普洱茶效果比较好,而凤庆当地茶人把“ 大理种 ”茶树嫩叶制成红茶的效果比较好。

久而久之,在云南就出现了“ 晒青普洱茶 ”和“ 滇红茶 ”两个截然不同的加工成品茶。

这两个不同类型的成品茶既是因为树种的不同,也是加工工艺不同的综合结果,这两个截然不同的茶叶品种都有大量的消费群体。

 

 

原文刊载《普洱》杂志

2021年7月刊

文 | 王方辰 图 | 罗瑞绅 [ 除署名外 ]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观点

茶叶猪肉论

2023-9-16 14:10:39

观点

失控的普洱茶,走向何方?

2023-9-16 14:43:03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购物车
优惠劵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