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叶,比产能过剩更可怕的是:价格虚高,老百姓消费不起茶!

如今的茶叶市场,紧紧绷着。

茶农的茶叶不好卖,茶商的茶叶也不好卖。茶客更不爽:价格太高,不喝了。

有人觉得:当前,普洱茶难卖的困境,源自产能过剩。事实上,产能过剩,只是加剧了市场艰难。

-01-

比产能过剩更可怕的是,价格虚高

普洱茶,2007年就产能过剩了。

2015年,山头茶也出现了产能过剩。但2016-2018年,普洱茶市场仍然非常好做。

为何现在,就变得这么痛苦了?可以从经济危机里,找到类似的答案。

回望过去百余年,经济危机有一个共同的特点:

真正造成经济危机的是路有冻死骨、穷人太穷,导致了很大一部分人,消费不起商品。

只靠中产和少数富豪,根本不足以支撑消费市场的内循环。正是这个原因,才有了脱贫攻坚的千秋大业。

为的是:让大家都有消费能力——商品消耗掉——企业有现金流——招人——再生产商品——工作有收入——消费商品,从根源上,让市场形成良性循环。

可是,如果茶叶价格的涨幅,远超收入的增长速度。虚高的茶价,会让普通茶友喝不起山头茶。

只靠几千一公斤的高端茶,是支撑不起山头茶的。

如今,茶叶大积压,谁都不好过的原因正是:原有的市场良性循环被打破。

山头茶价格炒得虚高。喝茶的人,虽然脱贫了,但还是喝不起高价的山头茶。

-02-

普洱茶市场的良性循环

2018年之前,山头茶市场,是良性循环。

茶农采茶制茶——茶商运营卖茶——茶客喝茶,每一个节点,赚合理的利润,各自把控好品质,品质好,吸引更多的人喝普洱茶,进一步做大市场。

比如,茶农掌握原材料,一般的山头茶,茶商拿茶,量大,500一公斤,茶商在终端卖1000一公斤。

不谈名山,一般品质好有特色的古树茶,卖1000块一公斤的价格,市场是能接受的。

这时候,茶叶很好卖,茶农茶商的日子都好过,大家都能赚到钱,在一起其乐融融,你好我好,称兄道弟。

市场好做的主要原因是:茶叶价格还不贵,老百姓喝得起。

云南茶叶生态那么好,古树茶,滋味滋味厚重,极有风格,爱茶的人,只要喝得起,谁不想喝点品质好茶。

-03-

被打乱的市场循环

2019年后,一切都变了:

19年的时候,云南山头茶的价格,疯涨了一波。从老班章开始,天价茶王树拍卖,吸引散客上山,一睹茶王的芳容。

随着茶客走进茶山,山头茶表面毫无波澜,背地里,茶农和茶商却开始了无声的恶性竞争。

茶客来到源头,看着古茶树,玩家量少,价格那叫一个高。

一个散客,一年只要5公斤古树茶。原本茶商拿茶时500一公斤的茶叶,茶客敢开2000一公斤。

茶农一看,有人出这个价,说明我的茶叶就值2000一公斤,原料集体涨价。

茶商拿茶,量大优惠些。给你1800一公斤已经很给面子了。

这时候,反正茶农有新客户了。给茶商就是就是1800一公斤,爱要不要。

就这样,古树茶市场,原本茶农制茶,茶商卖茶,各司其职,各赚各的利润的良性循环,被打破了。

-04-

茶商的反抗,最终失败

原材料掌握在茶农手里,茶商不可能不做茶。

前些年,茶商手里还有资金,包茶园,用库存来抵抗茶农涨价。

比如,茶叶拿得少,原料1800一公斤。但包茶园,原料成本能降到1500一公斤,那就包茶园吧。

如此,原料价格降下来了。手里有茶,如果茶农涨价,就卖库存。

可是,茶叶做出来,古树好卖,中小树大积压。

加上古树茶贵新不贵陈,茶商的主要现金流,都流到了茶农手里,自己换来了一堆茶叶库存。

这就有了奇怪的现象:茶农越来越富,房子越建越高。反而茶商,卖茶的路上,越做越穷,仅仅赚了一大堆库存。

茶商的反抗,终于还是失败了。

-05-

躺平的茶商

原材料太贵,加上三年口罩,

把所有做普洱茶的老板,折腾得毫无脾气,

现金流花光了,更无法改变山头茶市场的利益分配。

茶商认命了,不求卖茶大业,只求养家糊口。

10年前,茶商还想着大量收茶,把品牌做起来。

如今想想,这些年,茶叶原材料价格猛涨,茶农拿走了大部分利益。

茶农把山头茶的大部分利润吃了,茶商没有好处,不陪茶农玩了。

茶商改做定制,有多少市场,做多少茶叶。

说白了就是:不做产业大梦了,凭着老客户的支持,老老实实卖茶养家糊口。

所以,我们看到了,茶山上原本称兄道弟的茶农和茶山,都变成各干各的,甚至反目成仇了。

-06-

苦涩的茶农

茶农一回头,春茶每年都是老套路。

茶山没了新鲜劲,到山上的散客少了,春茶来茶山的人,大多数是做茶的茶商。

加上直播几年,茶农没了神秘感。就连茶农的身份,也被玩烂了。

原本来茶山的茶客,买茶的时候,又回去找茶商了。茶农的茶叶,也不好卖了。

春茶季,茶农的茶叶还好卖些。

可平时零零散散卖点茶,根本填不满前几年膨胀起来落下的生活窟窿。

这时候,茶农又发现了:原来,茶叶要好卖,还是得像前些年一样,有个老板在后面支持啊!

于是,茶农没钱的时候,硬着头皮找茶商:哥啊,老板啊,生活压力太大了,能不能借点钱用用。

茶商一看,心想:前两年挖老子客户的时候,给我涨价的时候,你没有想过风水轮流转吧。

心里虽然这么想,但茶农毕竟掌握原材料,茶商还要做茶,利益面前,不能闹得太僵。手里有钱,还是拉一把吧。

茶农借钱,茶商转过去之后,说:这春茶的价格,要不要降一点?

茶农一脸懵:“我家祖祖辈辈都是农民,穷怕了”,这茶叶价格涨起来容易吗?现在你要求我降原料价,这不是欺负我们茶农吗?

茶商也是一脸懵:大哥啊!市场卖2100一公斤的茶叶,你一个人拿走了1800,这让我卖茶没动力啊!

茶农更懵了:我的茶品质那么好,我给你1800,你可以卖2800呀。

然而,茶商知道:茶叶价格,不可能无限制涨。当茶客喝不起,品质再好,也只能戒了,或消费降级,喝品质一般的茶,或改喝别的茶。涨价,那是挖坑埋自己。

茶农不愿意降价,茶商只做定制。

于是,就成了今天看到的现象:价格虚高,市场紧紧绷着,大家都不好过。

茶商虽然还做茶,但春茶有多少市场做多少茶叶,平时卖库存。

茶商毕竟客户多、底子厚,前些年原料便宜,库存里的好茶,卖得也便宜,稳扎稳打做茶的茶商,小日子比茶农好一些(名山茶农除外)。

这时候,茶农只能很憋屈地说:都是茶商炒作,伤害我们茶农,让茶叶卖不出去啊!

写在最后:

茶难卖,价格虚高,山头茶,正处于市场僵持中。

茶商知道:终端不能涨价,价格涨起来,茶客就不喝了,根本卖不出去。

于是,只能跟茶农说:能不能把原料降一点?多收点好茶,这样,你也好卖。

茶农说:为啥要降?要我降价,你就是欺负我。

利益分配下,这也是人之常情。那么,就先这样紧紧绷着吧。

今天,茶叶市场的困境,是产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结果,这是社会运转规律,作用在茶行业的缩影。

大到王朝300年困境,中到几十年一次的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小到茶叶涨价后就不愿降,都是利益分配后,矛盾无法调和的结果。

从大到小,它们的共同特点是:谁都不愿让出已到手的利益。

解决办法,无一例外都是:绷不住时,推倒重来。

来源:普洱话江湖,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观点

红酒能,普洱茶为什么不能?

2024-1-26 9:53:53

观点

“数据要素×”计划出台!茶行业如何释放新动能?

2024-1-30 19:10:40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