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曼峨:登佛教圣地,品禅茶一味

老曼峨,这是班章五寨中仅次于老班章的普洱茶名寨,以苦茶闻名茶界,而在普洱茶之外,老曼峨的地位也同样显赫,这里不仅是布朗族最古老的村寨,也是一处佛教圣地,老曼峨总佛寺“瓦拉迦檀曼峨高”,更是云南地区,乃至缅甸、泰国等国佛教徒心中的圣所。

今天这篇文章,陆离就从老曼峨的历史说来,聊聊这里与佛教的渊源。

“瓦拉迦檀曼峨高”总佛寺

驱车从勐混坝子上山,一路途径贺开、曼弄、班盆、老班章、巴卡囡,便到了老曼峨,这里处于布朗山的中心地带,距离中缅边境很近,建筑风格都很有东南亚特色。

进入寨子,我们先穿寨而过,直奔位于东面半山腰的老曼峨大佛寺参观,这里是西双版纳境内最古老的南传上座部佛教寺院之一,建寺已有1300多年,由佛殿、藏经楼、佛塔、大坐佛、方丈室等组成。

在此等候的当值主持“都比布坎”,用一泡老曼峨古树春茶热情地接待了我们,滋味清苦,香高味浓,苦而回甘,舌底生津,让人神清气爽。用过茶后,我们跟随这位从斯里兰卡佛学院留学回寺的“二佛爷”(副主持)缓步寺中。

只见,建筑金碧辉煌,气势恢宏,古朴幽邃,殿内殿外,香烟袅袅,檐角风铃,声韵悠悠,佛寺四周,茶树成林,翠竹幽幽,蝉声嘶鸣,佛寺大门上方的古茶园内,一尊足有20米高,安坐于莲花座的佛祖释迦牟尼佛像,慈眉善颜,笑看人间,令人顿生肃静之意。

在“主持”都比布坎和“波章”康朗温坎的引领下,我们走到老曼峨“茶树王”前。随即,“波章”手持黄蜡条面向“茶王树”念道:“茶祖啊,今天是个风和日丽的吉日,有几位远道而来的嘉宾,感念茶树给人们带来的吉祥健康,特来向您祭拜,恳求得到您的赐福。”

(注:“波章”指曾经在佛教寺院内修行并达到“佛爷”这一级别,后来又还俗的世俗之人,在民间也被称为“康朗”,但不是所有“康朗”都可以成为“波章”,要修行达到一定僧阶后才可能成为波章。)

按照“波章”的提示,我们恭敬地奉上黄蜡条,芭蕉,泉水等供品,双手合十,虔诚地祭拜茶树王。随后,都比布坎、都比苏香等三位高僧端身正坐,吟诵《吉祥经》、《回向经》、《顺利经》,开光加持。

(《吉祥经》部分内容摘录:“诸神与众人,渴望得利益,思惟于吉祥,愿示最吉祥。避愚痴者、亲近智慧人、敬应尊敬者,此为最吉祥。……净行行布施、帮助众亲眷、行为无暇疵,此为最吉祥。克己净生活、觉知四圣谛、了悟于涅盘,此为最吉祥。”)

而后,都比布坎为我们讲经:“《吉祥经》常在供养僧侣、出家戒坛、庆生等等祥瑞的典礼上被持诵。“吉祥”一词源自巴利语,意为断除邪恶、断掉不善法。凡是吉祥的,本质上一定是善的。

什么是吉祥?按照俗世的说法就是“事事如意、心想事成”,唯有禅修方能使自己的心清净,进而才能够断除所有的烦恼。所以,禅修也是最高的吉祥。”我们虽然只能听懂个大概,却受到了一次不同寻常的洗礼,感悟良多。

在交谈中,我们也得知了都比布坎心中最大的遗憾,那就是老曼峨古老的佛像和经文,并没有多少能留存至今,“文革”时期的“破四旧”观念,波及到了这座在当年极为偏僻的村寨。当时寨子里的寺院都被拆毁,寺里的佛像也被打砸烧扔,实在毁不坏的,就扔到河沟里,寺院里的僧人被勒令还俗,珍贵的经文也则付之一炬。

“文革”结束后,僧人们从河里捡回残存的佛像,跋山涉水地从缅甸寺院那里重新抄写经文,在当地百姓的支持下,一点一点地重建寺院。近些年来,随着普洱茶价格的上涨,村民都过上了好日子,在众僧侣们和全体村民的共同努力下,老曼峨重建了我们今日所见的“瓦拉迦檀曼峨高”(老曼峨总佛寺)。

这座重新修建后的寺院,在布朗族同胞、傣族同胞,乃至缅甸、泰国等国家的佛教徒心目中,依然有着很高的地位。

老曼峨的千年佛缘

拜别都比布坎后,我们离开佛寺,穿行在老曼峨的古茶林中,感受千年古寨的氛围,“老曼峨”一词为傣语音译,其中“曼”为“寨子”,“峨”则是“芦苇”,连在一起就是“长有很多芦苇的村寨”,这一名称,形象说明了“老曼峨”围水而建的地理特征。

据寨子里的石碑上记载,和佛经典籍的副证,老曼峨建寨的时间,正是傣族传统的傣历元年,即公元639年,至今约有1380年的历史,这背后,还有着一段传说。

相传,古时的傣王膝下有二子,其中大儿子分得了坝子的土地,以种植水稻为生,丰衣足食,形成了后来住在坝子的傣族;小儿子分得了山上的土地,以种植茶叶为生,日子相对清苦,形成了住在山上的布朗族,两个民族和睦相处。

(注:真实历史为百越系的傣族入主滇西南的平坝地带,氏羌系的哈尼族、拉祜族等民族逐渐定居山地生活后,几个民族的生活都开始与茶发生联系。从明代中期到清代中期,西双版纳许多民族开始大规横种茶,版纳保存至今的众多古茶山,多在这段时期种植成形。)

距今一千多年前,小乘佛教传入勐海,并迅速在傣族中形成了全民信教的局面,小乘佛教信奉“我空法有”,主张教徒们以身作则,注重修身养性,从道德修行实现超脱。这种心平气和的心态,与当地和风细雨的气候和满目绿色的生态环境相得映彰。

后来,傣王希望小儿子也能一样皈佛、信佛,像大儿子一样过上圆满幸福的生活,便向勐海的宗教文化活动中心——“曼短佛寺”发出恳求,希望能派高僧上山将佛光授给小儿子。

经过慎重考虑后,住持决定派沉稳持重的高僧“岩温”上山布道,见“岩温”苦于不知从何处寻找,住持便泡了一碗傣王送来的茶叶,示意岩温品尝,茶汤入口的瞬间,强烈的苦涩刺激着他的味蕾,随机强烈回甘,生津猛烈,岩温随机大悟,意识到要用茶叶去寻找傣王的小儿子。

次日,岩温带着徒弟上山,在遮天蔽日的热带雨林中穿梭,行走,每到有茶树的地方,他就顺手摘下一片嫩芽,放入口中轻轻咀嚼,终于在傍晚时分,在一处长有古茶树的高地上,岩温尝到了与那日相似的苦茶,而这里,就是老曼峨的所在地,这天,就是老曼峨皈依佛教的原初….

苦尽甘来的茶与人

了解了老曼峨与佛教的渊源,陆离再来科普下这里闻名茶界的古树茶资源,如果是老班章是当年爱伲人从古濮人那里接受土地后,继承的种茶、制茶的技艺,那老曼峨就是当时古濮人保存下的地方,这里的村民是古濮人最纯正的后代,这里也是布朗族最古老的村寨。

而古濮人先民留给老曼峨的古茶园,多达3200余亩,茶树树龄在100年至500年左右,以驯化后的栽培型古茶树为主,呈散状分布,四周覆盖着原始森林,植物资源丰富,品类繁多,奇妙的是,老曼峨的苦茶树和甜茶树生产在同一片茶园,外人难以分辨,只有老茶农才能从树形上分辨一二。

老曼峨是时代延续的千年古寨,具有悠久历史的同时,人类活动对土壤环境也有一定影响,这里土壤的全氮、有机质等含量较低,好在pH值还保持地不错,为了当地茶叶高产高效和可持续发展,建议充分发挥本地有机肥资源丰富的优势,采取沤肥、秸秆覆盖、套种绿肥、增施有机肥等,广辟肥料来源,提高土壤质量。

世人皆知老曼峨以苦著称,其实老曼峨茶代表的是普洱茶在苦、厚、酽这一韵味上的极致,老曼峨古树茶叶质肥壮,奇苦无比,但少有涩味,这种至苦慢慢消尽后,特有的清凉生津的甜会源源不断地袭来,苦甘缠绵无尽,正是“韵味广而深,涩尽七分香,苦退十日甜”。

此外,老曼峨古树茶,具有久放之后滋味更显醇厚的特征,因此也有很多茶友选择长线收藏,待其慢慢转化。而老曼峨这种茶气足,苦底重的风格,与其生长环境和极其丰富茶叶内质密切相关。

很多人会将老曼峨茶苦底重归结于咖啡碱含量高,其实从茶叶内质理化指标来看,老曼峨茶的咖啡碱含量只有2.92%,明显偏低,而酯型儿茶素含量却高达5.84%,属于非常高的指标,同时,游离氨基酸高达4.78%,水浸出物高达50.72%,综合之下,才形成了老曼峨奇苦无比,却又能苦尽甘来的特征,这也是老曼峨苦茶与其他地方的苦茶口感不同的主要原因。

老曼峨的苦,一些新入门的茶友是喝不惯的,而很多老茶客却偏爱这种苦尽甘来的感觉,这正像人生,不同的人,不同年龄,对苦有着不同的理解,但至少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苦尽甘来是好茶的象征,也是人生的期盼。正可谓“雾锁千树茶,云开万壑葱。香飘十里外,味酽一杯中。”

来源:陆离茶寮

声明:本站所有文章,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均为本站原创发布。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给TA打赏
共{{data.count}}人
人已打赏
茶资讯

墨江:26万亩夏秋茶迎来采收季

2023-8-14 16:10:48

版纳茶区

云南勐海:来古茶山一起追溯属于普洱的传奇记忆

2023-7-14 15:15:07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